公益插上科技翅膀,能飞多远?

2021-01-09 09:14:54

浏览量:133335

更多文章

2.gif


01

疫情之下的非凡一年


2020年,于时代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于个人是深深的烙印。

 

这一年,更多人感受到的是变化。最大的黑天鹅莫过于新冠肺炎疫情。全球沦陷,确认病例超过7000万;国内的多个重要城市,武汉、北京、天津、青岛、上海、成都等经历过人心惶惶的时期。我们为逝者默哀,生者坚强。

 

在这场逆境下,有若干企业破产,华为悲情卖掉荣耀手机。也有人凭一己之力通过直播赚到了一个上市公司的利润,比如薇娅、李佳琦。

 

在这场宏大的史诗中,我们感受到的更多是变化,而背后恒定的是科技。

 

疫情还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,极大推动了数字革命、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,更多人已习惯于网上办公、视频会议等。5G、工业互联网、AI……已不再是陌生的词汇。

 

仅以智能手机为例,《2020全球移动市场报告》显示,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用户将达35亿,其中来自中国的用户将占据超过四分之一。

 

过去数十年以来,数字科技已经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。疫情更是显而易见地加速了这一过程。并且,与过去不同的是,疫情之下数字科技在社会公益的应用越来越多,或将成为新一轮数字商业文明发展的关键特征。


02

大科技时代的最优选


腾讯最近发布的“科技公益计划”,恰是这种宏观变化的一个微观注脚。

 

参与推动腾讯使命愿景升级的陈春花教授说,在研究和企业实践当中,她强调三个最基本的假设:


  1. 人在生活中不是“消费者”,而是“生活者”。所有的商业一定是跟生活共生,给生活提供意义,才可以持续。

  2. 企业是社会的一部分,需要承担多元责任。企业一定要跟社会共生,寻求自己创造的价值贡献。

  3. 技术是人类进化的合作者,它可以帮助人类有更大的可能性和更大的自由。但是技术本身必须是向善利他的,如果它不能够向善利他,寻求更大可能的共生,那技术可能就会是负向的作用,不能给带来更好的价值。



科技是人类利益的最大公约数,那么科技向善则是大科技时代的最优选。

 

不管是人,还是公司,在重大挑战时刻的选择,往往最能凸显他真正的价值观和最朴素的信仰。

 

疫情期间,腾讯上演了一场以“科技战疫”为主题的“百团大战”。员工自发集结起超过100支技术志愿团队;公司层面也数次征集技术志愿者,次次爆满超员。健康码、抗疫小程序、觅影辅助诊断技术、科普辟谣、在线问诊、远程复工工具包……蓬勃生长的技术志愿精神转化成为数百款“战疫公益”产品。


640 (3).png

 

有没有可能,把极端情形之下的这种爆发式行动转变为长期、持续的技术志愿行动,从而助力解决更多社会问题?在“科技战疫效应”的启发下,腾讯这项科技公益计划的推出显得水到渠成。

 

作为主要发起者,腾讯基金会给自己的定位是:致力于在社会需求和科技从业者的志愿服务之间搭建桥梁,扮演好一个平台连接器和孵化器的角色,持续助推更多科技公益项目落地,让“科技公益”在数字时代蔚然成风。


03

数字科技成为一种慈善资源


我曾做了多年的志愿者。这些年,我明显感受到公益行业在发生一种变化,除了情感上的连接与呼唤,也越来越重视与企业的跨界合作,在不断提高效率与资源整合。

 

相比传统的慈善行业,数字科技本身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慈善资源;这种慈善资源的提供者正是那些“不在一线但一直在线”的科技从业者。

 

事实上,伴随数字时代的到来,社会问题越来越复杂,不同人群中出现越来越明显的数字鸿沟。科技正在成为社会公益事业可用、必用的巨大赋能力量。

 

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、开放、协同和分享。科技公益互助计划本身也极具互联网色彩,这是一次探索,持续不断的迭代和调整相信已经在计划清单里。

 

目前展现出来的第一期工程,主要是对腾讯内部各个实验室、技术专家的技能,以及一批已经落地的优秀科技公益项目的集中展示。通过此举,腾讯释放出一个信号:科技公益的推动首先将是一次内部技术面向社会需求的“开源”。

 

通过采访我了解到,腾讯还会鼓励员工志愿者贡献专业技术和时间,与有需求的社会组织等交流与合作;未来还会有第二期、第三期,从腾讯内部的供应技术拓展到相关联的伙伴和公司,比如吸纳科学探索奖获得的科学家。

 

在腾讯基金会秘书长葛燄看来,志愿服务在腾讯企业文化中已经成为一种职业价值观和生活方式,持久影响着员工的思维方式、态度和行为。腾讯内部多个部门的总经理和众多员工都参与其中。有头脑、有责任感意识的员工才能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产品。

 

一位项目受访者的话让我印象深刻:

我们是理工男,最强的武器不是手和力气,而应该是头脑和专业能力。也许公益能有一种更高效的方式,用技术认知前沿的力量解决社会问题,公益发挥出来的力量会更大。



工业化时代的游戏是“有限游戏”,企业要想办法努力在竞争中取胜;数字化时代是“无限游戏”,它更关注怎么让越来越多的人参加到这个游戏中,让游戏一直进行下去。

 

从这角度来说,科技公益计划发挥了腾讯的技术优势,用公益的方式释放数字红利;承担企业社会责任,推动社会发展,从而实现从有限游戏到无限游戏的转变。


04

向善是一种长期主义


实际上,腾讯科技公益计划回应的不仅是一家企业的使命愿景,也是时代的命题:


我们正在进入新的商业文明。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形成共识:企业家不仅要创造社会财富,还要推动社会进步,这是企业家的使命。

 

2019年8月20日美国商业圆桌会议发表“企业宗旨声明”,放弃长期以来坚持的“股东利益至上”原则,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。这份声明一反30年来认为企业是为股东而存在的观点,还放弃了企业优先为股东创造最大利益的原则。

 

今年以来,清末民初的著名实业家张謇屡次被中央高层提及,反映出对中国企业和企业家为社会担当的期望。

 

一百年前,张謇在兴办实业的同时积极兴办教育等公益事业,造福乡梓,帮助群众,影响深远;一百年后,他的所作所为成为科技企业的楷模,更有其时代意义。

 

如果把企业看成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,那么灵魂就是企业的价值观。科技向善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,不只是腾讯公司的选择,也正在、并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企业所接纳和践行,并成为它们的产品力和竞争力。


640.webp.jpg

 

不可否认的是,腾讯等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在成长为世界级的企业,与此同时,他们所承担的公共责任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。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庆幸的是,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越来越多的行动。

 

当科技连接上善意,那它不再是冰冷的代码、数据和零件;

 

当企业有了社会责任意识,那它更有温度,披上可持续发展的铠甲。


05

结语


因为相信,所以看见。


未来学家约翰·奈斯比特有句话:21世纪最激动人心的突破将不会来自于技术,而是源于对生而为人的意义的更加开阔的理解。


在数字化时代,期盼向善将成为更多企业的新路标。企业的向善向上,本质上是一种长期主义和价值主义。


从这个角度来说,腾讯科技公益计划可以说是一场没有结束的、长期的社会实验。而科技企业的这种探索,也让普通人对未来有更多的想象。这才刚刚开始。


作 者:鲁一

来 源:正和岛(ID:zhenghedao)

版权声明:图文来自网络,如有违规、侵权请联系我们 



尾.png

往期推荐

更多文章